看电影jane

B站UP名:看电影Jane

独角戏(八)

第八章     绯闻男友


        虽然这时候罗浮生已经进组,但是制作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准备在这个风口减少他和井然的碰面的机会。因此整个剧组分成了AB两组,先拍各自的戏。之后再合拍合作部分。其实AB分组的戏并不多,制作方这样做提高成本不说,反而有点此地无银的意思。但是剧组全体员工都很有默契地没有人提出异议。所以,这半个月井然和程慕生的工作相当简单和顺利。


        顺利之余,两个人只见也越来越有默契。井然每次和导演或者编剧开会总是带着程慕生旁听。刚开始井然还不明白,后来听了几次,井然赫然发现,导演的和编剧的思路真的对他写作很有帮助。他想像井然道谢,可是又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。只好一边暗自窃喜地凿壁偷光,一边更加卖力的工作。


        因为AB组的戏多是近景,拍起来简单,熬夜少一点。因此这段时间,程慕生,常常接到各种邀请。其实,就连剧组里,大部分人对井然,都是只闻其人不敢亲近本尊。可是这几个月的相处下来,所有人都发现,只有程慕生可以化解井然的各种脾气和不悦。因此程慕生回到剧组后突然发现,自己已经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了。和他套近乎的什么人都有,有剧组的、制作公司的、记者的甚至是粉丝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当然,程慕生明白,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井然。坚定的程慕生面对各种请托和送礼,坚决一个字也不多说。让更多人坚信,只要攻克了程慕生,就可以拿到井然的猛料。只不过他们要先找到程慕生的弱点。


        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、诱惑和污蔑,程慕生表现的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淡定。连林启凯的夸奖也没有让他忘记,这一切都是跟井然学来的。短短几个月,井然面对任何的不理解、不信任、甚至危险时,表现出来的从容和淡定,已经深深影响了程慕生。


        再加上,这次回到剧组后,井然总是鼓励程慕生多写东西,多找灵感,不要被乱七八糟的事情占用脑子。此时的,程慕生更加相信,井然就是他的榜样。于是他开始利用一切空余时间构思。剧组的生活开始给他带来跟多的灵感。


        而井然除了工作从不过问他整天在电脑上噼噼啪啪地敲什么。甚至有时候看他专注的敲字,就自己找东西,收东西甚至和经纪公司联系沟通。对外他说害怕程慕生是个新人说不清,对程慕生他则是把沟通好的东西整理好了交给他。后来发展到,有时候拍摄结束后,他和剧组的人去应酬,悄悄的给程慕生创造机会先回酒店。


        程慕生开始不自觉地就会把井然当做自己故事的主角,而且越是这样,写作就越是顺利。


        分组拍摄马上就结束了,程慕生早早去拿回了,重新编排的分镜头和剧本。他急匆匆的跑进酒店,不小心碰到了站在电梯前的几个年轻女孩。这几个女孩子手里拿着自拍杆和手机,一直在拍照。刚开始程慕生没有留心,进了电梯后他突然听到她们在说什么档期、剧组副导演,最后还提到了井然的名字。


        程慕生警觉地观察了半天,本来以为这些都是普通粉丝,可是在他即将离开电梯时,无意中瞥见一个女孩子的微信,对方发来的信息上写着,井,女伴1000,男伴2000。程慕生瞬间明白这些化妆成粉丝的家伙别有用心。


        就在他掏出手机准备提醒井然的时候,电梯门打开了。正前方的酒店的走廊里,赫然站着两个男人,他们旁若无人地在走廊墙壁边‘亲昵地说话'。让程慕生目瞪口呆的是,戴着墨镜穿着粉色西装的罗浮生,歪着头把井然束缚在自己和墙壁中间,这简直就是在对井然壁咚。在程慕生的角度无法分辨两个人是真的还是借位。他只听到身后激动的女生互相催促着“快拍 快拍”等他想驱赶这些人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他们身后的房间突然打开,走出来一个身穿商务西装长相英俊的男人。那个人推开门,一看到眼前的一幕就气得不行。虽然听到开门声,罗浮生依然靠在井然的肩头一边得意的说着什么。没说两句,那个西装男就冲上去,试图拉开一直粘在一起的两个人。结果井然不慌不忙地躲开了。只有罗浮生被西装男逮住,拖回了房间的。门关上之前,罗浮生指着井然说,“你还是不是兄弟,见死不救!”


        井然笑着说了句什么,然后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。他转身的时候看到了程慕生。这时候他好像楞了一下,似乎在考虑怎么开口。可是程慕生等了半天,他什么也没有说就关上门回房间了。只剩下程慕生一个人呆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。


        程慕生走回房间的路上,觉得自己踩得不是地毯而是云朵。晕乎乎的他似乎意识到了,为什么井然一向对女粉丝和同组女演员的殷勤从不回应。无法继续写作的程慕生呆坐了一整晚。天亮的时候,他站在洗手池边,用凉水猛地拍了拍脸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老板的取向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,不能耽误了剧组的工作。然后他合上了一个字也没敲出来的电脑,急匆匆地出门了。


程慕生拉开保姆车的车门时,惊讶的发现井然已经端坐其中。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,合上了车门,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。一路上任凭司机王师傅怎么打趣逗乐,这两个人都是各睡各的,一路无言。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22)